APP强索个人信息如何规制?最高法:强迫同意无效,不支持

APP强索个人信息如何规制?最高法:强迫同意无效,不支持

最高法新规剑指APP强索个人信息现象。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澎湃新闻注意到,当前,一些APP通过捆绑授权等不合理方式强制索取个人信息的现象较为突出。最高法院研究室民事处处长陈龙业指出,个人同意是信息处理活动的合法性基础,对于信息处理者采取“不点击同意就不提供服务”等方式强迫自然人同意处理其人脸信息的,法院不予支持。

数据显示,在民事审判工作上,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实施以来至2020年12月31日,人格权纠纷案件共1144628件。2016年1月至2020年12月,隐私权纠纷案件共1678件。

陈龙业表示,一段时间以来,部分移动应用程序(APP)通过一揽子授权、与其他授权捆绑、“不点击同意就不提供服务”等方式强制索取非必要个人信息的问题比较突出,这既是广大用户的痛点,也是维权的难点。

为此,前述《规定》根据民法典第1035条明确了以下处理人脸信息的规则:一是单独同意规则;二是强迫同意无效规则。

“由于人脸信息属于敏感个人信息,处理活动对个人权益影响重大,因此,在告知同意上,有必要设定较高标准,以确保个人在充分知情的前提下,合理考虑对自己权益的后果而作出同意。”陈龙业表示,《规定》第2条第3项引入单独同意规则,即:信息处理者在征得个人同意时,必须就人脸信息处理活动单独取得个人的同意,不能通过一揽子告知同意等方式征得个人同意。

与此同时,在强迫同意无效规则上,新规第4条对处理人脸信息的有效同意采取从严认定的思路。对于信息处理者采取“与其他授权捆绑”、“不点击同意就不提供服务”等方式强迫或者变相强迫自然人同意处理其人脸信息的,信息处理者据此认为其已征得相应同意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基于个人同意处理人脸信息的,个人同意是信息处理活动的合法性基础。只要信息处理者不超出自然人同意的范围,原则上该行为就不构成侵权行为。”陈龙业认为,自愿原则是民法典的基本原则之一,个人的同意必须是基于自愿而作出。特别是对人脸信息的处理,不能带有任何强迫因素。如果信息处理者采取“与其他授权捆绑”、“不点击同意就不提供服务”等做法,会导致自然人无法单独对人脸信息作出自愿同意,或者被迫同意处理其本不愿提供且非必要的人脸信息。

Related Post